面無表情的白日夢 - 郭舒凡

面無表情的白日夢 - 郭舒凡

2018.05.03       Question by/ CC Gallery 藝文空間   Answer by/ 郭舒凡   Photo by/ 郭舒凡

Q1/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陶藝的呢? 為什麼會決定成為一位專職陶藝家? 在大一的時候有一門創作課,而當時要以皮上物為發想,那時候我使用的材料是教室周圍樹下的土,去除一些雜質後,一層一層的堆疊,在這個過程中,開始覺得土是一種有溫度具有生命力的媒材,然後在大二的時候,正式接觸了陶瓷,並且喜歡上了其創作時的自由感覺。畢業後,層工作於在陶瓷博物館,在那三年中,除了擔任多堂專業陶藝課程的助理,也因為課程的關係,認識了駐村陶藝家,也因此讓我想去嘗試成為陶藝工作者

藝術家與工作室照

藝術家早期創作 郭舒凡 器物系列-I am painting.

Q2/可以和我們聊聊人臉在你的作品代表什麼涵意嗎? 這次的作品我會把它們比喻為插畫式或者塗鴉式的創作,人物在這系列的作品中是作為載體,它代表了我的一件事或者一個喜好,藉由載體和上面所賦予的故事,去完成每一個獨立的故事。

藝術家早期創作 於 2015日本信樂陶藝之森駐村時

Q3/作品當中的臉部大多面無表情,請問想表達什麼樣的故事嗎? 這次的系列作品,我想讓人物的表情看起是在發呆或放空,並不想過度強調人物表情,因為作品靈感大多是來自我日常生活,進而延伸的創作,例如平常所追的卡通、逛街時看到的小東西…;不是在捏塑人像,而是日常隨手塗鴉般的把這些生活中小事轉化成像頭套的方式裝飾在作品上,讓觀者透過作品的裝飾產生想像。

Q4/請問你在創作時會先製作模型或繪製草圖嗎? 我大部分時候不會是先構想模型或草圖,通常是邊作邊思考下一個造型,隨時可能會突然看到或是想到什麼而改變,進而轉化在作品上,這也是我覺得趣味的地方。

Q5/在這次個展中對你來說生活是什麼? 我的生活是一個相對平凡的節奏,所以對我來說日常一件無聊的事情,可能上一秒的回憶或是未來的想像(套句流行用語,就是腦補),於我而言就是當下,也因此這系列作品也是一種紀錄日常的方式。

郭舒凡於CC Gallery 個展作品 | 在湖中系列

郭舒凡於CC Gallery 個展作品 | 魚塘中系列 尺寸不拘 14x9x5 cm

Q6/先前看你作品榮獲2017年美濃陶藝獎,請問當時得獎的作品主題是什麼? 之前參加美濃的作品-食記系列,和這次生活中系列的主軸類似,都是在記錄日常;一個是比較精神或實際層面的透過器皿去表現,一個則是用比較插畫式去轉化日常的幻想。開始創作那食記系列作品的時候,是我在陶博館駐村,多了很多一個人外食的機會,大多數器皿有它的使用時機或方式,之餘多數觀者而言,是有共同記憶的。因因此想要用標本的概念,去點出器皿自身意涵以及透過作品裝飾、展示方式,記錄了當下使用它的狀態。

美濃陶藝獎作品照 左圖為作品全貌 , 右圖為局部質感。

Q7/看您先前有在芬蘭駐村,請問您去國外駐村後對您的創作有什麼影響嗎? 從芬蘭回來後,最大的影響,在於我對於擁有工作室的想像改變了,過去我總覺得工作室成立,是非常困難,而且可能要在人生經歷累積到一定程度,才能執行,但在芬蘭的時候,駐村的藝術家約有20多位,每天下午的時候每個人會輪流作簡報介紹自己,以及認識一位工作人員,她隻身一人在芬蘭成立工作室,經營自己的品牌,再聽了很多別人的經歷後,發覺原來在工作室創作這件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即使是小小的空間,但能夠有持續創作的地方,是一件非常令人振奮的事。另外一個比較小的改變,以往作人物的時候,往往想要避開一些裝飾性的元素,

但在芬蘭駐村的時候,真的是因為自然環境的影響,很多時候真的很像童話裡的場景,開始關注湖邊的花草、天空的雲、遠方的樹...等等,讓我覺得在作品時,可以自由一點,我才開始創作了頭套系列。

左圖 藝術家於 芬蘭POSIO 駐村工作室一景, 右圖 藝術家於芬蘭駐村時作品 - 森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