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維與材質的重量 - 陳君岱


2016.08.27       Question by/ CC Gallery 藝文空間   Answer by/ 陳君岱   Photo by/ 陳君岱

Q1/可以和我們談談你的創作背景嗎? 大學的時候唸輔大的流行設計經營系飾品設計組(名字很長),指導老師的引導幫助很大,當時看待材質的方式成為後來創作的起點。畢業那年有一個展覽邀請,做了一系列作品,領了一些創作費,覺得自己做什麼自己決定的感覺真好。

陳君岱大學時期作品

Q2/請問是何時開始透過金屬與纖維為創作素材呢? 真正第一組首飾是畢業專題製作,作品題為「我在遙遠的地方」,約10年前了,那些作品開始以紙跟金屬為材。纖維的說法替換成紙更貼切,我的作品大多由整本的書或現成的紙去加工,取得它們的時候纖維的狀態已經成紙。首飾作品中金屬通常作為結構或配件,用來襯托、呼應主體。我有一些金屬首飾作品,但使用金屬的時候我依然希望金屬作品看起來不要太金屬感。

Q3/在你的創作表現之中有首飾和雕塑,對你而言他們的創作思維是相同的嗎? 有的主題我會分別以雕塑跟首飾呈現,首飾是微雕塑的說法我不太贊成,至少大部分看到的都不是。我覺得雕塑相對沒有使用上的包袱,完成了就成一件作品,難在要用最精簡的方式回應命題。這方面首飾相反,可以用一系列來包圍一個主題,在系列當中每小件可以有不同份量,或指向不同面向,其中的配置是首飾組件的樂趣之一。

陳君岱雕塑作品 左/竹子  右/紙

Q4/記得您在2013「腦內的風景」於金車文藝中心個展的作品裡,透過書本作為創作媒介,可以和我們分享你的創作靈感來源嗎? 某天我突然意識到身為人的宿命性,這不是新鮮事,但以前聽到看到毫無感覺,我想是時間讓我對這件事有體認,所以當時是毫不猶豫的動手做。書有傳達的作用,有具體的形象,不過這些在一開始都不是考慮的點,我要對它做什麼、做成什麼以及怎麼做才是重要的。當初為何拿起書本為材其實不是邏輯的,做完了才有辦法解釋。

陳君岱 左/裝置作品 右/腦內風景 #1陳君岱 左/腦內風景 #2 右/腦內風景 #3

Q5/在你近期的創作裡,除了透過金屬和纖維以外,會有哪些新的嘗試嗎? 竹跟塑膠,我也喜歡這二種材料,做了一些作品,但覺得成熟度不夠,這次展出並不會發表,我需要多花時間跟它們培養感情。另外還有陶瓷,從紙作品轉化而來,目前數量不多,但覺得有信心做下去。

陳君岱 陶瓷金工首飾 2016

Q6/可以和我們簡單分享這次在CC Gallery「質的質-陳君岱個展」的整個創作概念嗎? 「質的質」分別指事物顯於外的質地,跟隱於內的本質。我想透過材料將理解後的世界轉換成手中作品,在理想的狀況下,作品結構、性質或造型...恰能表現事物的本質,成為一個有力量並見生命實象的物件。

 Q7/未來有什麼新的創作規劃嗎? 可能延續也可能發展新系列,創作還沒有下一個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