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陶自由舞動-黃偉茜

與陶自由舞動-黃偉茜

2018.11.19   Question by/ CC Gallery 藝文空間   Answer by/ 黃偉茜   Photo by/ 黃偉茜

Q1/看你參加許多陶瓷活動,是怎樣的契機讓你接觸陶瓷創作? 在進嘉義大學研究所之前,我都是做平面創作的,原本也想以平面創作提畢業論文。但我大學並非美術科系,內心一直很想好好學立體,正巧遇到廖瑞章老師,覺得很欣賞他的作品,於是就開始接觸陶藝,一接觸就迷上了。說不上為什麼,但面對土的時候,可以很自然而然地知道要「做甚麼」,於是就一直做到現在了。

不可一世的孤獨  I  ,黃偉茜作品(左圖)

不可一世的孤獨 II ,黃偉茜作品(右圖)

 駐村工作狀況

Q2/可以和我們聊聊你的作品表達什麼意涵嗎? 我的創作多為我生活上情緒性的感受,所以做作品其實就像我的日記或情感的抒發。這次「自由姿態」系列,靈感來自現代舞。對我而言,現代舞非常不同於其他舞蹈,它在跳舞的過程中非常自由,沒有固定舞步,然而舞者對自己身體的理解卻要非常深入,到達一種修行的地步。這種身體與思考,形而下與形而上的極度結合,讓現代舞極具拉扯的張力,我想把這樣的感覺融入目前創作中。

目前也在探索,如何讓創作更不具「目的性」,不事先設想好完成甚麼作品,而是在做的過程中,邊做邊修正,看土的反應再做調整,是目前讓我覺得有趣的地方。如「自由姿態──水」,他本來並非直立起來,也不是這個形狀,在拉坏製作過程中,經過他自身斷裂、變形,再重新組合而成了現在的樣子。

自由姿態──水,黃偉茜作品 (左)

自由姿態──冰,黃偉茜作品(右)

Q3/請問你在創作時會先製作模型或繪製草圖嗎? 看作品質性,像目前「自由姿態」比較抽象,而且並沒有事先設定,一切就是看創作當下感覺,沒辦法畫草圖。但像「休息姿態」的人物較大,就做了草圖與模型,事先計畫好結構,才能掌握放大後的形體。

休息姿態 I ,黃偉茜作品 (正面及背面角度)

Q4/可以和我們聊聊榮獲2018西班牙「L’Alcora」第38屆國際陶藝競賽「特別獎」的這系列作品嗎? 得獎的「休息姿態系列」,最早發表是在2017年我在陶博館的個展「徐行」,那階段我正經歷人生的轉變,從單身到結婚到生小孩,在坐月子期間從高雄搬到台北,一切都太快了,讓我措手不及。一旦有時間坐下來就是發呆,卻無法放空;腦袋一直轉動停不下來,卻無法解決任何事情,讓心情更加低落。所以這個系列是採用我休息時常出現的姿勢,頭上長出的細枝,不僅是延續我之前的創作語彙,也暗喻繁雜沉重的思緒。

藝術家與「休息姿態II」由西班牙 L’Alcora 陶瓷博物館典藏合影(左)

「休息姿態II,黃偉茜作品照(右)

Q5/本次在CC Gallery 展出的新作品,靈感來自哪呢? 我一直對現代舞很有興趣,雖然看得不多,但對雲門一、許芳宜、碧娜鮑許的舞蹈都很喜歡。最近期的感動是看了羅曼菲的紀錄片,她對舞蹈的熱情及面對死亡的無懼,都讓我覺得,啊,好想為這種感覺做一種作品呀!我覺得現代舞是很超脫的,而這種超脫是對自己身體的了然於心,是深知自己的極限並跨越後的結果,是真自由。所以就很想以作品表現這種自由。

舞蹈家曼菲 (羅振祥攝影,雲門舞集提供)出處來源:網路資料 (左)

自由姿態──月,黃偉茜作品(右)

Q6/請問您之前在日本滋賀縣「信樂陶藝之森駐村」,對您的創作有影響嗎? 駐村後回國創作的「不可一世的孤獨」系列,便是對駐村的回憶。陶藝之森地如其名,真的就像住在森林中,自然生態豐富,晚上走出去遇到鹿真是稀鬆平常之事。地廣人稀,大自然力量與人類的渺小,啟發了我這系列靈感。不過真正的影響,我想是潛移默化的。遇見來自世界各地的陶藝家或藝術家,可以公開透明地看見他們工作的樣態、使用的技法,交流對藝術或陶藝的看法,甚至一起煮飯吃飯喝酒笑鬧,參與當地火之祭,對我而言都是彌足珍貴的回憶。

  藝術家駐村 堆高機達人用堆高機排窯中情境

燒成作品「後工廠」,黃偉茜作品

Q7請問目前對自己的陶瓷創作有什麼短程計畫嗎? 目前會繼續發展「自由姿態系列」,現在的自由姿態由於受限於拉坏機,因此大小還無法突破。此外這次作品還是有上釉,但我希望接下來創作能更深入探索土的質感,讓手、拉坏機在土上走過的痕跡能更多保留,不讓釉蓋住,回歸土質,是我想呈現詮釋的,陶土的材質自由。

「自由姿態──迎風」,黃偉茜作品

表面質感仍為釉所覆蓋

更多 | 黃偉茜作品